酒泉哪有洗小头的

来源:tom网地区:伦理剧发布:2020-01-05

酒泉哪有洗小头的剧情介绍

大家好,欢迎大家来到《 涛哥侃封神 》。上回书说到冰冻歧山,颠倒冬、夏, 姜子牙 就把整个岐山给冻了。先是下了雪,然后太阳照,这个雪化成水到山下去,然后他再冻上。他就干了这么手活。
鲁雄跟闻太师说,他愿意去帮助张桂方打败西岐。结果到那儿一看,张桂方已经死了,鲁雄他年龄大了,打不了啊!所以他也就等着闻太师派救兵。
在这工夫, 姜子牙 就冰冻岐山了,对应着鲁雄——饱读军法的人,在生命境界差了档次——人的一切都是受限制的。
另外,闻太师本来下了个套,要整费仲、尤浑,没想到他们到了西岐就给冻死了,所以费仲、尤浑应对了当初周文王在朝歌的时候说的:他们两最后被冻死了。
文王能算出他们死亡的状态,但算不出为什么这么死。换句话说,文王透过八卦演绎出来的《周易》只有结果,没有过程(过程里面包含着太多“因为、所以”)……文王只算出了费仲、尤浑会被冻死,但他可算不出姜子牙做“法”(冰冻岐山),而且是在夏末秋初最炎热的时候冻死他们两。
其实文王在算太庙起火的时候,他也只是算出结果,怎么起火?不知道。从中就能窥视出文王的局限性——造成这件事情的根本原因,有着背后的内涵。换句话说:他只能看到一张照片,至于这照片怎么拍?当时的环境怎么来的?不知道。
这背后是更高境界生命之所用,那是文王的《周易》根本窥视不到的,类似“障眼法”。
人类的一切都是以现实的状况来表达,而现在是不存在的,只有过去和将来,原因就是“现在”的本身是动的,不是静止的,可是人们在现实中,绝大多数人都是活在现在,会把“现在”当成是一种静止的状态。所以我才说他看到的东西都是一张照片。“太庙起火”可以理解成一张照片,因为他不知道怎么起的火。
这个费仲、尤浑冻死了,怎么冻死的?所以里面包含着这个层面、这个境界的局限性。而这点上,就像鲁雄他熟读兵书,但是遇到姜子牙——姜子牙拿了剑,弄个三尺高的土台子,朝着师父昆仑山的方向作个揖、磕头就行了——鲁雄那个将帅之才的什么惊涛伟略都没用,就给冻死了。
第四十回了,“四天王遇丙灵公”。其实三山五岳当中的三山神,就叫“丙灵公”。我查了一下,没看到太多丙灵公的故事。
魔家四将号天王,唯有青云剑异常。
弹动琵琶人已绝,撑开珠伞日无光。
莫言烈焰能焚毙,且说花狐善食强。
纵有几多希世宝,丙灵一遇命先亡。
你上庙里面通常先见到的是“四大天王”,或者是“哼、哈二将”……也就是四大天王没出三界……但是空间是被时间隔断。我以为就目前的人来讲,理解上会有难度。
……“魔家四将”就在阐述佛家的“四大天王”。
话说南宫适、武吉将三人拿到辕门,通报;子牙命:“推进来。”鲁雄站立;费、尤二贼跪下。子牙曰:“鲁雄,时务要知,天心要顺,大理要明,真假要辨。方今四方知纣稔恶,弃纣归周,三分有二,何苦逆天,自取杀身之祸。今已被擒, 尚 有何说?”
视时务、顺天意、懂得天象,要知道孰事小?孰事大?忠,对比大的天象变化,就有问题了。但鲁雄肯定不会投降了!因为鲁雄的境界在他跟闻太师说出那一套所谓的兵法的时候,就已经限定了他的境界不能走得很高。他突破不了天象的概念,他顺应不了天时的变化,必死无疑。
鲁雄大喝曰:“姜尚!尔曾为纣臣,职任大夫;今背主求荣,非良杰也。吾今被擒,食君之禄,当死君之难,今日有死而已,又何必多言。”
子牙命且监于后营。复到土台上,布起罡斗,随把彤云散了,现出太阳,日色如火一般,把岐山脚下冰时刻化了。五万人马冻死三二千,余者逃进五关去了。
子牙又命南宫适往西岐城,请武王至岐山。南宫适走马进城,来见武王,行礼毕。武王曰:“相父在岐山,天气炎热,陆地无阴,三军劳苦。卿今来见孤,有何事?”
南宫适对曰:“臣奉丞相令,请大王驾幸岐山。”
武王随同众文武往岐山来。
君正臣贤国日昌,武王仁德配陶唐。
漫言冰冻擒军死,且听台城斩将亡。
祭赛封神劳圣主,驱驰国事仗臣良。
古来多少英雄血,争利图名尽是伤。
还是“顺天意、逆天意”之说。这首诗讲的范围更大。无论任何一个人,他只要被框在人的环境中,生命境界不能得到提升的时候,到头来都是这么回事——古来多少英雄血,争利图名尽是伤。
那姜子牙何尝不是英雄!武王又何尝不是英雄!英雄,在人的环境中其实都是名、利。顺天意的本身,在另外一个层面上同样是在名、利之中。如果不在名、利之中,周朝就不会在他武王手里,武王他应该上去当神仙。
话言武王同文武往西岐山来,行未及二十里,只见两边沟渠之中冰块飘浮来往。武王问南宫适,方知冰冻岐山。
君臣又行七十里,至岐山。子牙迎武王。武王曰:“相父邀孤,有何事商议?”子牙曰:“请大王亲祭岐山。”武王曰:“山川享祭,此为正礼。”乃上山进账。
子牙设下祭文──武王不知今日祭封神台。
为什么封神是从下往上走?如果从上往下走的话,那所有的生命应该都没有机会。比如说:元始天尊就不用再劳动下面去封神,元始天尊往下一派不就完了嘛!那如果往下派的话,瞬间就可以把下面不符合他概念的生命全都给毁掉。
但从下往上走,符合人的环境,对很多生命都是个机会。比如说,姜子牙拿着封神榜出门,他师父跟他说了:“谁叫你也别回头。”这就是机会,对很多人来讲,在这个过程中都有一个选择善的机会。那有多少人能够“选择善”,这是另外一回事:
姜子牙,师父那么告诉他,他也没有完全听师父的话,他还回头了,自以为是!到底有多少人真正能够破除原来的一种安排?这同样是个疑问。这就是命了。
三十六路人马,那就是定好的事。那 申公豹 也是定好的事。那申公豹等了几千年哪!那如果姜子牙听了元始天尊的话,他不就等于破了原来那个安排!他偏偏就没听。我以为这里面同样表达出更高境界的神的一种慈悲、对生命的怜悯在其中。
因为遇到磨难,遇到这种定数的生命,在他走到结束,走到定数之前,还有一次能够躲避劫难、躲避结束的机会。我自己感觉是这样。
其实习近平就有这类似的东西在里头。我坚持认为二零一五年对于他来讲当时是个绝好的机会。二零一七年还有,但到二零一八年就没了,就是当他改完宪法,然后扭脸就翻车之后,那就没了。
所以我今天在另外的节目谈到大瘟疫的时候说,从二零一八年出现的那种时间上的巧合——神的“复活节”跟人间的“愚人节”是同一天(四月一日)。很具有嘲讽、隐喻的含义在里面。
恰恰二零一八年,习近平开始玩他自己的那一套;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五号是胡耀邦的三十年祭日(死的那天),结果巴黎“圣母院”着大火——对在一天上。所以很具有一种隐喻在其中。
可是巴黎圣母院着火,却烧着“雨果”的那部分——重修的屋顶和尖塔。那都是当时维修的时候修出来的,而那个设计师却是雨果的崇拜者,是个无神论者。所以这种事情就很有趣,你就看到了背后一定有一种安排、一种定数在里面。
姜子牙请武王,表面上是祭山,实际是祭封神台。封神台最后做完的过程,是周朝获得天下的过程。这表示未来全新的开始。武王去祭封神台,这些封神台里面的神是三界里面的神,跟周朝的天下是融为一体的,所以由人间的王(顺天意的王)来主祭,等于是接了元始天尊的封神榜来到人间——上、下对应。
子牙只言祭岐山。排下香案,武王拈香。子牙命将三人推来。武吉将鲁雄、费仲、尤浑推至。子牙传令:“斩讫报来!”霎时献三颗首级。
武王大惊曰:“相父祭山,为何斩人?”子牙曰:“此二人乃成汤费仲、尤浑也。”
武王曰:“奸臣,理当斩之。”子牙与武王回兵西岐。不表。
且说清福神将三魂引入封神台去了。
你看,他们三个人(鲁雄、费仲、尤浑)同样是被封神。那费仲、尤浑就是废掉商朝的,他也是顺天意的;周朝的臣同样是顺天意;而鲁雄代表了愚忠,没有什么对、错。一个层面对一个层面:用了三个人头去祭,武王主祭,同样是人……
话说鲁雄残兵败卒走进关,逃回朝歌。闻太师在府,看各处报章,看三山关邓九公报:“大败南伯侯。”忽报:“汜水关韩荣报到,”令:“接上来。”拆开看时,顿足叫曰:“不料西岐姜尚这等凶恶!杀死张桂方,又捉鲁雄号令岐山,大肆猖獗。吾欲亲征,奈东、南二处,未息兵戈。”
因为东南一直在打仗,闻太师他要离开了朝歌,如果东南那边破了的话,直接奔朝歌来,那得有人守朝歌(原来是黄飞虎)!
乃问吉立、余庆曰:“我如今再遣何人伐西岐?”
吉立答曰:“太师在上:西岐足智多谋,兵精将勇,张桂方况且失利,九龙岛四道者亦且不能取胜;如今可发令牌,命佳梦关魔家四将征伐,庶大功可成。”
太师听言,喜曰:“非此四人不能克此大恶。”忙发令牌,又点左军大将胡陞、胡雷交代守关,将令发出,使命领令前行;不觉一日,已至佳梦关,下马报曰:“闻太师有紧急公文。”
魔家四将接了文书,拆开看罢,大笑曰:“太师用兵多年,如今为何颠倒!料西岐不过是姜尚、黄飞虎等,‘割鸡焉用牛刀’?”打发来使先回。
弟兄四人点精兵十万,即日兴师;与胡陞、胡雷交代府库钱粮,一应完毕。魔家四将辞了胡陞,一声炮响,大队人马起行,浩浩荡荡,军声大振,往西岐而来。怎见得好人马:
刀如秋水迸寒光,枪似麻林初出土。
开山斧如同秋月,画杆戟豹尾飘飖。
鞭锏抓槌分左右,长刀短剑砌龙鳞。
拐子马御防劫寨,金装弩准备冲营。
中军帐钩镰护守,前后营刁斗分明。
临兵全仗胸中策,用武还依纪法行。
临兵打仗就得看你胸中的计谋了,而带兵出去打仗就得纪律鲜明。
话说魔家四将人马,晓行夜住,逢州过府,越岭登山,非止一日,又过了桃花岭。哨马报入中军:“启元帅:兵至西岐北门,请令定夺。”魔礼青传令:“安下团营,扎了大寨。”三军放静营炮,呐一声喊。
且说子牙自冰冻岐山,军威甚盛,将士英雄,天心效顺,四方归心,豪杰云集。子牙正商议军情,忽探马报入相府:“魔家四将领兵住扎北门。”子牙聚将上殿,共议退兵之策。
武成王黄飞虎上前启曰:“丞相在上:佳梦关魔家四将乃弟兄四人,皆系异人秘授奇术变幻,大是难敌。长曰魔礼青,长二丈四尺,面如活蟹,须如铜线,用一根长枪,步战无骑。有秘授宝剑,名曰‘青云剑’。上有符印,中分四字:‘地、水、火、风’,这风乃黑风,风内有万千戈矛。若人逢着此刃,四肢成为虀粉;若论火,空中金蛇搅遶,遍地一块黑烟,烟掩人目,烈焰烧人,并无遮挡。
这里讲述的就是“功能”,而他魔礼青的武器(剑)包括地、水、火、风四个符印,背后概念就是释迦牟尼佛。因为佛教就是冲着这四个字来的,概念包罗万象!背后有如来的衬托,一般的宝贝就对付不了魔礼青的宝贝,因为有释迦牟尼佛的因素在里面。
还有魔礼红,秘授一把伞,名曰‘混元伞’。伞上有祖母绿、祖母印、祖母碧,有夜明珠、碧尘珠,碧火珠,碧水珠、消凉珠、九曲珠、定颜珠、定风珠,还有珍珠穿成四字:‘装载乾坤’。这把伞不敢撑,撑开时,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;转一转,乾坤愰动。
厉害了!这都与释迦牟尼背后故事有关。
日、月都在干、坤之内。“装载乾坤”涵盖范围一定超过人的环境。
还有魔礼海,用一根鋡,背上一面琵琶,上有四条弦,也按‘地、水、火、风’。拨动弦声,风火齐至,如青云剑一般。还有魔礼寿,用两根鞭。囊里有一物,形如白鼠,名曰‘花狐貂’,放起空中,现身似白象,胁生飞翅,食尽世人。若此四将来伐西岐,吾兵恐不能取胜也。”
子牙曰:“将军何以知之?”黄飞虎答曰:“此四将昔日在末将麾下,征伐东海,故此晓得。今对丞相,不得不以实告。”子牙听罢,郁郁不乐。
且言魔礼青对三弟曰:“今奉王命,征剿凶顽,兵至三日,必当为国立功,不负闻太师之所举也。”
魔礼红曰:“明日俺们兄弟齐会姜尚,一阵成功,旋师奏凯。”其日,弟兄欢饮。
次早,炮响鼓鸣,摆开队伍,立于辕门,请子牙答话。探马来报:“魔家四将请战。”子牙因黄飞虎所说利害,恐将士失利,心下犹豫未决。金吒、木吒、哪吒在傍,口称:“师叔,难道依黄将军所说,我等便不战罢。所仗福德在周,天意相祐,随时应变,岂得看住。”
这三个人(金吒、木吒、哪吒)厉害!别看他们是姜子牙的师侄,他们在看待、想问题的时候,都在他的修行中,因为他们的师爷元始天尊讲得很清楚:“福德在周,天意相祐,随时应变,岂得看住。”大的框架就在那里。
姜子牙因为张桂方一上昆仑找师父帮忙的时候,师父没理他,就说:“福德在周,天意相祐,你着急什么,到时就有人帮你了。”但姜子牙想不过头来。如果从修炼上说,他想不明白就是人心太重,他老想办法解决问题。
黄飞虎就是人,所以他要着实地告诉姜子牙这魔家四大天王到底是怎么回事,人肯定是打不过这四个,姜子牙听黄飞虎这么一说就蒙在这里了,他想这事咱们也打不过。
可是金咤哥仨就不是了,不往人的概念去想。所以这里面包含了很多修行的成分在里面。其实在这点点滴滴当中,都可以看出为什么姜子牙是修不成的人。他就是悟性差,用他的境界去看待(遇到的事情)!他可以冰冻岐山,但一旦遇见这么厉害的角色,他“人”的想法又跳出来了。
子牙猛醒,传令:“摆五方旗号,整点诸将校,列成队伍,出城会战。”
姜子牙明白了是这么回事。你是顺天意的,你还怕逆天意的!那逆天意的有多大的本事都有东西能整他。
两扇门开:青旛招展,震中杀气透天庭;
素白纷纭,兑地征云从地起。
皂带飘飘,坎气乌云由上下,
排兵布阵是按照八卦来布阵的,按照八卦走。他的旛旗的颜色就代表了不同的卦、不同的位置。他按照八卦走就是为着“上、下一体”,能够跟天接上,能够跟肉眼看不到的一面接上。现代人说的“接地气”,其实就是这个意思。现代人不是,都在利益上说着。
金盔将如同猛虎;银盔将一似欢狼。
南宫适似摇头狮子;武吉似摆尾狻猊。
四贤、八俊逞英豪;金木二吒持宝剑。
龙须虎天生异像;武成王斜跨神牛。
领首的哪吒英武,掠阵的众将轩昂。
魔家四将见子牙出兵有法,纪律森严,坐四不相,至军前。怎生打扮,有诗为证:
在不在道行,兵一出来亮相就知道了。所以人在不在道行,看他的穿载就知道了。而得道者在人的环境中实际就驻颜了,但是能驻得了颜却驻不了头发(童颜鹤发)。真正的修炼他容貌不变,他原来什么样就什么样(那得真正听师父的话,按照师父教的那么做)——是从身体里头往外泛的,但是表面他会符合这个环境(在人中修行得符合人的环境)。
姜子牙他来封神,而封神榜是上到天庭,下面立了武王周朝。姜子牙秉承了元始天尊的法旨,他就在这个时代建立了上、下通为一体的将要延续八百年的周朝。一朝君子一朝臣;一朝天地一朝文化、一朝文明,其实《 封神演义 》里讲这故事。
话说子牙出阵前,欠身曰:“四位乃魔元帅么?”
魔礼青曰:“姜尚,你不守本土,甘心祸乱,而故纳叛亡,坏朝廷法纪,杀大臣号令西岐,深属不道,是自取灭亡。今天兵至日,尚不倒戈授首,犹自抗拒;直待践平城垣,俱为齑粉,那时悔之晚矣!”
子牙曰:“元师言之差矣。吾等守法奉公,原是商臣,受封西土,岂得称为反叛。今朝廷信大臣之言,屡伐西岐,胜败之事,乃朝廷大臣自取其辱,我等并无一军一卒冒犯五关。今汝等反加之罪名,我君臣岂肯虚服。”
魔礼青大怒曰:“孰敢巧言,混称大臣取辱!独不思你目下有灭国之祸!”放开大步,使枪来取子牙。
左哨上南宫适纵马舞刀,大喝曰:“不要冲吾阵脚!”用钢刀急架忙迎。步马交兵,刀戟并举。
魔礼红绰步展方天戟冲杀而来。子牙队里辛甲举斧来战魔礼红。魔礼海摇枪直杀出来。哪吒登风火轮,摇火尖枪迎住。二将双枪共举。魔礼寿使两根锏似猛虎摇头,杀将过来。这壁厢武吉银盔素铠,白马长枪,接战阵前。这一场大战,怎见得:
这阵上三军威武;那阵上战将轩昂。
魔礼青虎头枪似一段寒冰。
魔礼红画戟一似金钱豹尾。
武吉长枪,飕飕急雨洒残花;
魔礼寿二锏,凛凛冰山飞白雪。
四天王忠心佐成汤;众战将赤胆扶圣主。
两军上锣鼓频敲,四哨内三军呐喊。
从辰至午,只杀的旭日无光;
未末申初,霎时间天昏地暗。有诗为证:
为国亡家欲尽忠,只徒千载把名封。
捐躯马革何曾惜,止愿皇家建大功。
话言哪吒战住了魔礼海,把枪架开,随手取出乾坤圈使在空中,要打魔礼海。魔礼红看见,忙忙跳出阵外,把混元珍珠伞撑开一愰,先收了哪吒的乾坤圈去了。
哪吒的乾坤圈是太乙真人给的。混元珍珠伞是释迦牟尼佛的。释迦的境界高过太乙真人,所以,太乙真人们的宝贝就不管用了。
金吒见收兄弟之宝,忙使遁龙桩,又被收将去了。子牙把打神鞭使在空中──此鞭只打的神,打不得仙,打不得人;四天王乃是释门中人,打不得,后一千年,才受香烟,因此上把打神鞭也被伞收去了。
打神鞭是元始天尊给的,那哥儿四个是释门中的人,后面还要受香火的(在庙里的四大天王)。释迦牟尼佛跟元始天尊是同一境界的,本来这宝贝之间应该是相互持衡的,但是这里讲了只打神,不打仙。神是可以出三界的,仙是在三界里的,所以概念是不同的。仙其实是很低的,就像我说的,你进所有的庙里面,你会看到四大天王是在最前面,意味着祂跟俗人最近,庙的门口放的是狮子,有的放象,但是放狮子的多,等到了正殿的时候才放麒麟。狮子是跟民间有关系的,很多大宅院都放狮子。所以在真正的传统中是有相当分界的。
子牙大惊。魔礼青战住南宫适,把一枪掩,跳出阵来,把青云剑一愰,往来三次,黑风卷起,万刃戈矛。一声响喨。怎见得,有诗为证:
黑风卷起最难当,百万雄兵尽带伤。
此宝英锋真利害,铜军铁将亦遭殃。
魔礼红见兄用青云剑,也把珍珠伞撑开,连转三四转,咫尺间黑暗了宇宙,崩塌了乾坤。只见烈烟黑雾,火发无情,金蛇搅遶半空,火光飞腾满地。好火!有诗为证:
万道金蛇空内滚,黑烟罩体命难存。
子牙道术全无用,今日西岐尽败奔。
话说魔礼海拨动了地、水、火、风、琵琶;魔礼寿把花狐貂放出在空中,现形如一只白象,任意食人,张牙舞爪。风火无情,西岐众将遭此一败,三军尽受其殃。子牙见黑风卷起,烈火飞来,人马一乱,往后败下去。魔家四将挥动人马,往前冲杀。可怜三军叫苦,战将着伤。怎见得:
赶上将,任从刀劈;乘着势,剿杀三军。
逢刀的,连肩拽背;遭火的,烂额焦头。
鞍上无人,战马拖缰,不管营前和营后;
地上尸横,折筋断骨,怎分南北与东西。
人亡马死,只为扶王创业到如今;
将躲军逃,止落叫苦连声无投处。
子牙出城,齐齐整整,众将官顶盔贯甲,好似得智狐狸强似虎;到如今只落得:哀哀哭哭,歪盔卸甲,犹如退翎鸾凤不如鸡。死的尸骸暴露,生的逃窜难回。惊天动地将声悲,嚎山泣岭三军苦。愁云直上九重天,一派残兵奔陆地。
话说魔家四将一战,损周兵一万有余,战将损了九员,带伤者十有八九。子牙坐四不象平空去了。金、木二吒土遁逃回。哪吒风火轮走了。龙须虎借水里逃生。众将无术,焉能得脱。子牙败进城,入相府点众将:着伤大半,阵亡者九名,杀死了文王六位殿下,三名副将。子牙伤悼不已。
且说魔家四将收兵,掌得胜鼓回营,三军踊跃。正是:
喜孜孜鞭敲金镫响,笑吟吟齐唱凯歌回。
魔家四将(佛教里的四大天王)出来之后,为什么能够收掉姜子牙的打神鞭、哪吒的宝贝?其中在讲着生命的层面。我们举《 封神演义 》为例子:
四大天王在佛教的层面其实是低的。去庙宇,你进第一层殿之前看到的是四大金刚(四大天王),作为护法祂们是在最前面的。有的时候还包括哼、哈二将。但是祂们在佛教中又变成是真正的正神(正仙)。
我还没有弄明白哼、哈二将跟四大天王之间,谁在先?谁在后?在日本京都的庙里面,看到的都是哼、哈二将。在中国,我们看到比较多的是四大天王(只是很朦胧的记忆,因为也太长时间没回国了)。我的意思就是说,祂们是跟普通常人最近的。
比如说玄妙的“玄”,周文王在《周易》用玄妙的玄;姜子牙学习昆仑玄妙之法,用了玄妙的玄;哪吒、金吒、木吒他们的功法、宝贝,同样带有玄妙的玄字;那他们各自的师父,无论是太乙真人、文殊菩萨,还是普贤,他们把宝贝给他们的弟子的时候,里面同样带有祂们的能力,带有他们的境界,带有他们生命的特点。还是玄妙的玄。
那元始天尊所讲的玄妙,姜子牙听不懂。姜子牙听得懂他就不回头了。这女娲的境界比元始天尊高,但是纣王写了一首诗,女娲不高兴了,想去教训他,其实里面包括着生命涵义(人的嘴不便说此涵义,所以我们就不说了,我相信朋友能理解),同样是带有玄妙的玄。
所以说,女娲、元始天尊、太乙真人、文殊、普贤,在祂们的生命中,都在谈玄妙的玄,对人来讲都是一个玄字,对他们来讲,背后的涵义就不同了。
哪吒是姜子牙的师侄,但是哪吒最后修成了,而姜子牙是一个注定修不成的。姜子牙拿着元始天尊的打神鞭,但是姜子牙要想说玄妙的玄的话,他肯定不如哪吒理解得好。哪吒说不出来,但是哪吒一看就知道该干嘛。这个魔家四将一露面,黄飞虎一说魔家四将有多厉害,姜子牙就耷着脑袋歇菜了,金吒、木吒却说:“师叔,咱这地是洪福之地,后面一定有人保着,你管他呢!就干了!”你看,那哥仨的悟性在这一点上就比姜子牙高,姜子牙就上不去喽!那三个人的生命境界在玄妙当中超过姜子牙。
文王在羑里七年,能把《周易》创造出来(延续八卦的角度来讲),可以治理整个国家(连监狱都没有),他就可以做到“画地为牢”这份儿上。可是这姜子牙弄一点儿他自己的道术,就把文王的道术、道行给毁了。那你说,是文王的《周易》玄妙呢?还是姜子牙叫武吉挖个坑、弄个草玄妙?……
你说:涛哥,你说半天啥意思?
任何不同的生命境界都讲一个“玄”字,对于人而言是一样的,但不同的人讲给人的时候,背后有着迥然不同境界的差距。所以一个人他有这样的机会遇到不同境界的生命与他结下了缘,也就确定了这个人他有多大的机会超越他自己的境界,里面就包含着修行的成分,同样包含着你生命的珍贵之处。魔家四将出来之后能够收掉众多人的宝贝,这是其中一个原因。
话说魔家四将得胜回营,上帐议取西岐大事。魔礼红曰:“明日点人马困城,尽力攻打,指日可破,子牙成擒,武王授首。”魔礼青曰:“贤弟言之甚善。”次日进兵围城,喊声大振,杀奔城下,坐名请子牙临阵。探马报进师府。子牙传令:“将‘免战牌’挂在城敌楼上。”魔礼青传令:“四面架起云梯,用火炮攻打。”甚是危急。
且说子牙失利,诸将带伤,忙领金、木二吒、龙须虎,哪吒,黄飞虎不曾带伤者上城,设灰瓶,炮石,火箭,火弓,硬弩,长枪,千方守御,日夜防备。
魔家四将见四门攻打三日不下,反损有兵卒,魔礼红曰:“暂且退兵。”命军士鸣金,退兵回营。当夜兄弟四人商议:“姜尚乃昆仑教下,自善用兵。我们且不可用力攻打,只可紧困;困得他里无粮草,外无援兵,此城不攻自破矣。”礼青曰:“贤弟言之有理。”安心困城。不觉困了两月。
人家有哥儿四个,一人拿一宝贝,各守一个城门,你粮草进不来不就困死你了?这困城之法,那时候就有!
四将心下甚是焦燥:“闻太师命吾伐西岐,如今将近两三个月,未能破敌;十万之众,日费许多钱粮,倘太师嗔怪,体面何存。也罢,今晚初更,各将异宝祭于空中,就把西岐旋成渤海,早早奏凯还朝。”
他意思就是用宝贝把水吊起来,然后把西岐城给它淹了。他们翻江倒海完全可以做!哪吒他们的宝贝都已经没了嘛!
魔礼寿曰:“兄长之言妙甚。”各各懽喜。不言兄弟计较停当。且说子牙在相府有事,又见失机,与武成王黄飞虎议退兵之策。忽然猛风大作,把宝纛旛杆一折两段。子牙大惊,忙焚香,把金钱搜求八卦,只吓得面如土色;随即沐浴,更衣拈香,望昆仑下拜。
宝纛旛,就像那旗子似的(可能有的是圆筒式的),那东西只有王出征的时候挂,等于是象征王的旗。古时候打仗,谁出来(领兵)就印个谁的姓,类似帅旗。那宝纛旛就是讲武王亲征,等于把王的旗杆给折了。那就是大凶。
──子牙倒海救西岐。有诗为证:
玉虚秘授甚精奇,玄内玄中定坎离。
魔家四将施奇宝,子牙倒海救西岐。
子牙“倒海”救西岐呢!他要把水调上来把西岐盖上,就说你不要淹我,我先用水盖上,就像障眼法似的。当用水盖上的时候,魔家四将的水就不管用了。他就以水对水,根本就侵蚀不了。
话说子牙披发仗剑,倒海把西岐罩了。
翻江倒海谁都能,但是就看谁在那儿护法!谁厉害!
却说玉虚宫元始天尊知西岐事体,把琉璃瓶中静水望西岐一泼,乃三光神圣,浮在海水上面。
我以为就是一种相对应了。在姜子牙磕头拜下的时候,其实就跟师父连成一体了。师父不一定跟他打招呼,但是他的师父就知道是怎么样(这都是我的理解)。
所以当姜子牙一去“倒海”——把西岐用海水罩上,那就叫“以夷制夷”、“顺水推舟”——元始天尊就把自己琉璃瓶里面的“静”水(往西岐泼)。有的书说是干净的“净”……
我个人理解应该是“净”。净,不仅仅是洁净,就像西方宗教的“圣水”,有点那意思。里面带有元始天尊自己的法力和境界。“静水”就太低了,只能说太小。
净,有物质成分的意思——不是凡间的水。凡间的水的根脉在(天)上面,在那个净水里头……就像有朋友问说:“涛哥!周文王的《周易》,往上的根脉是谁?”就是八卦、伏羲。生命的根脉是伏羲。那文王的境界纯净,对人产生影响,是因为与上面(伏羲)挂上了。
当姜子牙把海水倒过来罩住西岐城的时候,那元始天尊顺水就把自己的琉璃瓶中的净水往西岐一泼,“乃三光神圣,浮在海水上面。”如果你查的话“三光”是指日、月、星。那境界更高了。日、月,在里面;星,在外面。
比如说“七曜日”(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、日、月,是星期日到星期六。日本、韩国很多人现在依然用七曜日),其实讲的是三界。但二十八星宿,是太阳系外围的二十八个星团,烘托太阳系(三界)的存在。三光(日、月、星)范围起码到了二十八星宿。
当(西岐城)浮在海面上的时候,就被托住了,就像护法一样被护住。海水罩住了西岐城,是处在另外空间了。现在中共病毒(武汉肺炎)其实就是处在另外空间——谁也看不到,也不知道从哪儿出来的,但是会突然致人于死地,是不是这道理!用海水淹,跟武汉肺炎把人憋死其实类似。我希望朋友能理解我说的意思。
人们想:翻江倒海,就觉得把渤海的水用盆舀起来,然后跑那儿给盖上——我只能说是那意思、又不是那个意思。我刚才上来就讲了:生命是有境界的。那《封神演义》的迷惑(当成小说的迷惑),说魔家四将有本事,你看着乐!所以,用人的角度去想:他海水给倒过来,拿盆盛过来了……不是这么回事!
三光神圣,生命境界就高过了这四个人的宝贝。所以在《封神演义》里比的是生命境界和同一个境界的纯净程度(净化)——是否顺天意?是否真正顺着“更大的天意”。
什么叫“更大的天意”呢?女娲都不知道纣王还有二十八年,当祂走到纣王跟前,才知道他还有二十八年,那就叫“天意”。谁定的那二十八年?不是那女娲定的。如果是女娲定的,女娲就可以毁了它。妖精、狐狸是女娲派遣的,女娲也说了,要办成了这事儿,狐狸你可以修得正果。狐狸修成正果那是多好的事,但只有有人身才行,所以狐狸上人身就是附体,它要修得正果。像今天很多“狐黄白柳”上人身,他为什么敢上人身?都有背后的因素。
女娲是派狐狸去了,也答应这事儿了,但是后来又把狐狸给杀了(不遵守祂给定的规矩),所以女娲既能让狐狸去(诱惑纣王)也能杀了它。但纣王还有二十八年可不是女娲定的。这就叫“天意”。
所有的麻烦源头都是因为自己的起心!那姜子牙说了:“师弟啊!师父说了不让我回头……”你看!在很多修行中犯的错误都是这个(自己的起心)。他没觉得自己错,他还竭尽全力……当时南极仙翁已经让白鹤童子把 申公豹 脑袋叼到南海去了,一时三刻能憋死他,但是南极仙翁问姜子牙:“你让不让他死?”姜子牙又慈悲了,说:“唉呀,师兄啊!你得慈悲,不能随便伤他。”那是假慈悲。既然南极仙翁动手能够直接把申公豹憋死了,不就完了嘛!
不成!申公豹就是给姜子牙配对儿的。申公豹整了几千年就等着姜子牙出事。所以要是姜子牙说“弄死他”,这事就成了,但姜子牙不说(的话),连元始天尊都不能杀了申公豹。
很多人的生命当中遇见很多人,每个人都有不喜欢的人,你跟他没有什么交往,但你看他就来气。在你的单位里、学校里;在你的衣、食、住、行的过程中,他,就出现了,没有任何理由。为什么?配着对儿来的。
我理解: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修行的人(真的有师父在帮你),你身边一定有这样“看他就来气”的人(是你的同伴)。你跟他过不去,他也永远跟你过不去;你看着他来气,他想掐死你!
这是我个人的体会,咱们就顶着《封神演义》讲,咱们可没有讲任何别的,全是故事。所以真正理解之后,人就没有麻烦了。因为你知道他的原因;知道他来、知道他去;也知道自己怎么回事,就没事了。但你说生不生气,生气!确实生气。没有生气就没有“忍”了;没有“忍”就没有修行了。
再说魔礼青把青云剑祭起地、水、火、风;魔礼红祭混元珍珠伞;魔礼海拨动琵琶;魔礼寿祭起花狐貂;
魔家四将都把宝贝祭起来。关键就是元始天尊琉璃瓶中的净水往西岐一泼,三光神圣,浮在海面上,高过地、水、火、风。所以西岐就没事了,而且把魔家四将祂们给障住了。祂们看不见真实的东西。
只见四下里阴云布合,冷雾迷空,响若雷鸣,势如山倒,骨碌碌天崩,滑喇喇地塌。
三军见而心惊,一个个魂迷意怕。兄弟四人各施异术,要成大功,奏凯回朝,则怕你一场空想。正是:
枉费心机空费力,雪消春水一场空。
四个人本事再大,逆天意,没招!四个人本事再大,他们的功力,他们的法宝,他们的一切远远超过眼前姜子牙等所有的人,但是姜子牙往昆仑一拜,元始天尊在玉虚宫里面,一出手就行,但姜子牙不知道元始天尊把琉璃瓶里面的净水泼出来,把三光神圣往上一压。
自己的师父教诲过:“修在自己,功在师父。”那修炼的人不知道师父如何来帮他。姜子牙也不知道元始天尊怎么帮了他。姜子牙只知道他披发舞剑,念咒诀把海水倒过来罩上西岐,姜子牙还以为是自己区开了,但是他心目中有师父,遇到难,请师父——向昆仑一拜、一磕头,“哎呀!师父,这事儿……遇难了!请帮助弟子。”
师父没跟他用智能手机说:“哎,子牙,我把琉璃瓶里的水给你泼下去,罩住你了。上面还有三光神圣。”没有吧!(智能手机那时候还没制造出来)这是慈悲,是正的力量。但姜子牙还没有差劲到那份儿上,以为就是他的本事,他不会给自己吹牛的。很多差劲的,还以为自己如何如何呢!就这意思啦!
且说魔家兄弟四人祭此各样异宝,只到三更尽,才收了回营,指望次日回兵。且说子牙借北海水救了西岐,众将一夜不曾安枕。
姜子牙只以为借了北海水救了西岐,他不知道元始天尊把净水泼出来,罩住了西岐。如果反过来说,姜子牙即使借了北海水罩住西岐,人家魔礼青那个地、水、火、风青云剑一出来,就破了他,就用北海水把他淹死了。
我以为很多修行的人理解不到这种含意,还以为自己有本事。而《封神演义》厉害!在字里行间就告诉你人物之间相互的生命关系……
至次日,子牙把海水退回北海,依旧现出城来,分毫未动。
以水对水,就给破了!要堆起土层、搬山来就完了。水有“灭顶”之灾,你堆什么山?但水跟水,就给挡住了!同样一个物质。
且说纣营军校见西岐城上草也不曾动一根,忙报四位元师:“西岐城全然不曾坏动一角。”四将大惊,齐出辕门看时,果然如此。四人无法可施,一策莫展;只得把人马紧困西岐。
这四个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祂们知道祂们的宝贝是撑过姜子牙的宝贝,姜子牙用什么办法弄呢?搞不清楚。这四大天王没看见北海水,也没看见元始天尊送来的三光神圣。一物降一物!
且说子牙倒海救了此危,点将上城看守。非一日,鸟飞兔走,不觉又困两月。子牙被困,无法退兵。魔家四将英勇,仗倚宝贝,焉能取胜。
你看,书里面再也不提元始天尊帮姜子牙的事。
忽有总督粮储官见子牙,具言:“三济仓缺粮,止可支用十日。请丞相定夺。”子牙惊曰:“兵困城事小;城中缺粮事大。如之奈何!”
现在,我做节目的时候,中国可能要缺粮了。现在闹瘟疫,全球各地都没有粮食出去。美国现在全国家的人都不干活了。越南、泰国大米都不出口。还有哈萨克斯坦也不再出口小麦。
因为各自都要保住自己(都不干活,总得吃饭),主要的出口粮食的西方农业大国:欧洲法国、北美都是。现在中国的土地养活不了十四亿人。不开玩笑。
武成王黄飞虎曰:“丞相可发告示与居民,富厚者必积有稻榖,或借三四万,或五六万,待退兵之日,加利给还,亦是暂救燃眉之计。”
子牙曰:“不可。吾若出示,民慌军乱,必有内变之祸。料还有十日之粮,再作区处。”子牙不行。
不觉又过七八日。子牙算止得二日粮,心下十分着忙,大是忧郁。
“内变”远远超过“外患”。姜子牙一点儿招儿都没有。
那日,来了二位道童,一个穿红,一个穿青,至相府门上,对门官曰:“烦你通报,要见姜师叔。”
门官启老爷:“有二位道童求见。”
二位道童上殿下拜,口称:“师叔”。
子牙答礼曰:“二位是那座名山?何处洞府?今到西岐,有何见谕?”
二道童曰:“弟子乃金庭山玉屋洞道行天尊门下弟子,姓韩,双名毒龙;这位是姓薛,双名恶虎。今奉师命,送粮前来。”
道童曰:“弟子随身带来。”锦囊中取一简献与子牙。
子牙看简,大喜曰:“师尊圣谕,事在危急,自有高人相辅,今果如其言。”
道童将豹皮囊中取出碗口大一个斗儿,盛有一斗米。众将又不敢笑,子牙将斗命韩毒龙:“亲送三济仓去,再来回话。”
不一时,毒龙回来见子牙,“送去了。”
不上两个时辰,管仓官来报:“启丞相:三济仓连气楼上,都淌出米来。”
子牙大喜──今事到急处,自有高人来佐 祐 ,此是武王福大。有诗赞曰:
武王仁德禄能昌,增福神祇来助粮。
紫阳洞里黄天化,西岐尽灭四天王。
话说子牙粮也足,将也多,兵也广,只没奈魔家四将奇宝伤人,因此上固守西岐,不敢擅动。
且说魔家兄弟又过了两个月,将近一年,不能成功;修文书报闻太师,言子牙虽则善战,今又能守。不表。
一日,子牙正在相府,商议军功大事。忽报:“有一道者来见。”
这道人带扇云冠,穿水合服,腰束丝绦,脚登麻鞋,至檐前下拜,口称“师叔”。
道人曰:“弟子乃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门下,姓杨,名戬;奉师命,特来师叔左右听用。”
子牙大喜。见杨戬超群出类。
杨戬与诸门人会了;见过武王,复来问:“城外屯兵者何人?”
子牙把魔家四将用的“地、水、火、风”物件说了一遍,“……故此挂‘免战牌’。”
杨戬曰:“弟子既来,师叔可去‘免战’二字。弟子会魔家四将,便知端的。若不见战,焉能随机应变。”
子牙听言甚喜,随传令:“摘了‘免战牌’。”
彼时有探马报入大营:“启元戎:西岐去了‘免战牌’。”魔家四将大喜,即刻出营搦战。
探马报入相府。子牙命杨戬出城,哪吒压阵。
城门开处,杨戬出马,见四将威风凛凛冲霄汉,杀气腾腾逼斗星。四将见西岐城内一人,似道非道,似俗非俗,带扇云冠,道服丝绦,骑白马,执长枪。
杨戬(音jiǎn)在他们师兄弟里面修行悟性、境界最高——同样一个理,他上可以悟得更加的纯净;他往下,在人的环境中,他能够洞彻人的思想、人的想法,他不会说:我就半喇神仙了!……杨戬修行的跨度大——似道非道、似俗非俗。
所以修行太因人而异了,绝不能以己之见揣摩别人的想法,甚至去评判别人对、不对(这个话是不能说的)。
杨戬答曰:“吾乃姜丞相师侄杨戬是也。你有何能,敢来此行凶作怪,仗倚左道害人。眼前叫你知吾利害,死无葬身之地!”纵马摇枪来取。
在《封神演义》中,凡是有本事,但是又逆天意者都被称为“左道”。
却说魔家四将有半年不曾会战,如今一齐出来,步战杨戬;四将围将上来,把杨戬裹在垓心,酣战城下。
且说楚州有解粮官,解粮往西岐,正要进城,见前面战场阻路。此人姓马,名成龙;用两口刀,坐赤兔马,心性英烈,见战场阻路,大喝一声:“吾来了!”那马撺在圈子内,力战四将。
魔礼寿又见一将冲杀将来,心中大怒,未及上合,取出花狐貂祭在空中,化作一只白象,口似血盆,牙如利刃,乱抢人吃。有诗为证。
此兽修成隐显功,阴阳二气在其中。
随时大小皆能变,吃尽人心若野熊。
却说祭起花狐貂,一声响,把马成龙吃了半节去。杨戬在马上暗喜:“原来有这个孽障作怪。”
魔家四将也不知道杨戬有九转炼就元功,魔礼寿又祭花狐貂,一声响,也把杨戬咬了半节去。
“九转炼就元功”,也叫“九转元功”,或者叫“九炼元功”,也有叫“九转炼功”,有说是道家的,有说是佛家的。说是佛家的,是因为杨戬的师父应该是在四川那边,接近藏区那边,那边就有炼这个的。
我们只知道二郎神有这本事!中国的西南地方有这个,但是讲得比较乱。咱们从来没碰过。我个人也建议朋友们:如果你不炼,你知道这个东西的不一样,有它特殊之处就行了!我们就当知识、故事……就是:二郎神跟别人不太一样。
哪吒见势头不好,进城来报姜丞相,说:“杨戬被花狐貂吃了。”子牙郁郁不乐,纳闷在府。
且说魔家四将得胜回营,治酒,兄弟共饮。吃到二更时分,魔礼寿曰:“长兄,如今把花狐貂放进城里去,若是吃了姜尚,吞了武王,大事定了。那时好班师归国,何必与他死守。”
四人酒后,各发狂言。礼青曰:“贤弟之言有理。”
礼寿豹皮囊取出花狐貂,叫曰:“宝贝,你若吃了姜尚回来,此功莫大。”遂祭在空中去了。
花狐貂乃是一兽,只知吃人,那知道吃了杨戬是个祸胎。
花狐貂,其实就是神兽,来自于阴阳之气,可大可小。
──杨戬曾过九转炼元功,七十二变化,无穷妙道,肉身成圣,封清源妙道真君。
七十二变化,就是八九神功。
魔家老四平常带着花狐貂,放在豹皮囊里头,很小,但是一旦扔出去就变成巨大的大象,就像看神话故事一样,但是我以为这个变化本身,表示任何生命都有在不同环境中表现的形式。
就像我们做梦,有时候梦很清楚,知道是自己,却看不到自己。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在梦中看到自己,但很清楚是自己,而且梦里头没有时间的概念。如果我们把梦境当成生命另外的一个型态,在人这一边的一个客观环境下作梦,就可以表现出生命的另外一面,有点类似魔家老四把花狐貂扔到空中,它就可以变化,我觉得其实是一种生命的造化。
我相信人的生命造化远远超过于这样的兽,只不过我们现在都在用电脑,谁还用手写字?你拿笔试试!谁都退化得很厉害。练字的人也不多了,都用智能手机,现在连拼音都不用了。我以为:人在借助所谓现代工具的过程中,人的能力就在退化。不是不具备(本能),而是忘却了。二郎神就有本事破掉花狐貂。
杨戬在花狐貂的肚子里头听到了四将的计较。所以花狐貂变成白象吃掉二郎神的时候是吃掉他幻化的东西,是个假的,实际是不存在的,但是他的元神、主尊就进到花狐貂的肚子里头。
花狐貂有多大、多小?那人的元神有多大、多小?其实概念是一样的。二郎神用元神可以做到控制自己的身体,我相信七十二变就有这个意思。但是七十二变是在一定境界之下出现的。
花狐貂把他吃在腹里──杨戬听着四将计较,杨戬曰:“孽障,也不知我是谁!”把花狐貂的心一捏,那东西叫一声,跌将下来。
杨戬现身,把花狐貂一掌两段。杨戬现元形,有三更时分,来相府门前,叫左右报丞相。守门军士击鼓。子牙三更时,还与哪吒共议魔家四将事,忽听鼓响,报:“杨戬回来。”
子牙大惊:“人死岂能复生!”命哪吒探虚实。
其实姜子牙讲这话就是悟性差,他不就死了吗?七死三灾已经改了一回了(死了又被救活了),所以人是能复活的。在现在大瘟疫的背景之下,中国人怕死、洋人也怕死,但是对死的概念完全不同。在中共体制下越怕死……
哪吒至大门首问道:“杨道兄,你已死了,为何又至?”
杨戬曰:“你我道门徒弟,各玄妙不同。快开门!我有要紧事报与师叔。”
哪吒命开了门。杨戬同至殿前。子牙惊问:“早晨阵亡,为何又至?必有回生之术!”
杨戬把魔礼寿放花狐貂进城,“要伤武王、师叔,弟子在那孽障腹中听着,方才把花狐貂弄死了,特来报知师叔。”
子牙闻言大喜:“吾有这等道术之客,何惧之有!”
杨戬曰:“家师秘授,自有玄妙,随风变化,不可思议。
这里可以看到:真正修道的,跟民间练武术的,是两回事。民间练武术的,练弹腿就是弹腿,练密宗就是密宗,练八卦掌的就是八卦掌,他不能串着练,而且师父教了几个徒弟都是一样的一套拳术。可能这一门里头有七八套拳术,老大练的拳,老二可能差一点,老三又差一点,最后关门弟子教点秘授的,他顶多是在教的多、少上有差距。功夫本身完全不同,这不会的。
元始天尊不是,元始天尊的十二门人各有道行,十二门人带的徒弟各自的宝贝、变化都不同,他们之间不插着来的。这一点朋友要体会其中的奥妙。所以各家兄弟之间的本事是不可以相互复制、相互比较,完全都不一样——每个人修成都有他自己的归属、有他自己的去处、有他自己的造化,也有他自己的本事和生命特点。在《封神演义》中无论是哪吒这一辈的,或者道德真君这一辈的,各自都不同,我以为也正是这个原因才会凸显出人来一世就应该是来修炼的,来找回自己生命的根本,找回自己生命真正的特点。
在《封神演义》中,展示生命的特点,反应在他们的宝贝上和功夫变化上,这里面包括他们的境界。生命境界(纯净度)越高,摆脱人的想法越高,他就越强。
元始天尊的十二门人他们这一辈之间就是师兄弟,(功夫)全都不说的,不像现在的人吹牛皮说我教你两手……不能说的原因就是他自我生命的秘诀。
“家师秘授”其实是指他自己生命的特点。如果说了,就全破了、全毁了!你的世界就是你的世界,你的生命就是你的生命。所以咱们透过这一个节目,希望更多的朋友能够真正的懂得尊重自己。尊重自己就是真正尊重自己生命的那一份繁荣和自尊。
秘授仙传真妙诀,我与道中俱各别。
或山或水或巅崖,或金或宝或铜铁。
或鸾或凤或飞禽,或龙或虎或狮鴂。
随风有影即无形,赴得蟠桃添寿节。
他这里讲“各自”:你是山、我是水、他是崖;你是金、我是铜、他是铁,没有谁对、谁错;没有谁高、谁低。
今天的文化不是,今天是竞争的文化、占有的文化、贪婪的文化、打遍对手的文化,那是污辱别人,糟蹋自己。
而这里,不就是讲述着各自独立存在的那份生命的真实与珍贵吗?因有山不能否定水,有水也不能否定崖;金不能否定铜,铜不能否定铁,而铁的存在不应该消灭所有的金。而现在的文化不是!
鸾是鸾、凤是凤、飞禽是飞禽,没有什么鸾高、凤高、飞禽低,它自然就产生在高的境界位置上,那我们(现代人)是说:凤凰高、飞禽低!那是人说的。
他的境界确实是不一样,他的境界不一样是定在那儿的,各自定的位置不同,高的代表不了低的,就这么回事。人不是,什么都想做成最完美的,贪婪中的完美,这是天下最大的傻瓜……
“随风有影即无形”,说阴风过去你有感觉,那是不是有影!有形?没有。“有影、无形”有一定的境界,那真正厉害的境界就是“无形、无影”了。
子牙听罢,“你有此奇术,可显一二。”
杨戬随身一愰,变成花狐貂满地跳。把哪吒喜不自胜。
杨戬曰:“弟子去也!”响一声,才要去。
子牙曰:“杨戬,且住!你有大术,把魔家四将宝贝取来,使他束手不能成功。”
杨戬即时飞出西岐城,落在魔家四将账上。礼寿听的宝贝回来,忙用手接住,瞧了一瞧,见不曾吃了人来。将近四鼓时分,兄弟同进账中睡去。正是酒酣睡倒,鼻息如雷,莫知高下。
只要一打呼噜,其实境界就低了,而他们有这样的宝贝,是因为他们的生命有使命(他们是释门释迦的四大天王)。我们讲到“黄河阵”的时候,提到了谁在黄河阵里鼾声如雷,犹如常人,老子一看说:唉呀!一千五百年全给废了。在道家里讲究这些,你可以把他称为小道。讲究太多,路太窄了,就是小道。
杨戬自豹皮囊中跳出来,将魔家四将账上挂有四件宝贝,杨戬用手一端,端塌了,止拿得一把伞。那三件宝贝落地有声。魔礼红梦中听见有响声,急起来看时,“呀!却原来挂塌了钓子,吊将下来!”糊涂醉眼,不曾查得,就复挂在上面,依旧睡了。
且说杨戬复到西岐城来见子牙,将混元珍珠伞献上。金木二吒、哪吒都来看伞。杨戬复又入营,还在豹皮囊中。不表。
且说次早中军帐鼓响,兄弟四人,各取宝贝,魔礼红不见混元伞,大惊:“为何不见了此伞!”急问巡内营将校。众将曰:“内营红尘也飞不进来,那有奸细得入。”
魔礼红大叫:“吾立大功,只凭此宝;今一旦失了,怎生奈何!”
四将见如此失利,郁郁不乐,无心整理军情……
且说青峰山紫阳洞清虚道德真君忽然心血潮来,叫金霞童子:“请你师兄来。”
你看,都讲“心血来潮”,我以为是讲:时辰到了。得让黄天化下山了。所以时辰一到就有东西去敲动,那就表现“心血来潮”。当然也可以说是“凡心未净”,不能说“凡心未去”,因为他要辅佐武王去打纣王,这就是凡间的事。
童子领命,少时间请师兄至。黄天化至碧游床前,倒身下拜:“老师父,叫弟子那里使用?”
真君曰:“你打点下山。你父子当立功为周主,随我来。”
黄天化随师至桃园中。真君传二柄锤。天化见而即会,精熟停当,无不了然。
道德真君只要走一遍套数,黄天化就全会了。现在练武术的,那可得练哪!而且有些人笨,第二天记不住。师父教一套弹腿,都是二十几个招式合成一套……天天得练,因为不熟……你看黄天化不用,师父走一遍他就全会了。为什么?修炼的境界远远超过练武术的。练武术的都是形体在走,道德真君教黄天化是境界的提升,当他境界到了,扭脸他就会了……
不太恰当的比喻:我遇到过专业做电视的、朋友也问我:“涛哥!你原来就是学做电视节目的?你做节目没有任何障碍!太熟了。”
没学过!我做节目从来不写稿。写稿的人说一段,往下就没了,不写稿的人可以一直说,这就是生命的展现。其实这与黄天化是一样的概念:“见而即会,精熟停当,无不了然。”
但是他所练的那东西是黄天化自己的境界,而不是道德真君本来的这一套境界。因为同样的东西在道德真君的手里跟在黄天化手里不同。我们昨天讲过,一个玄妙的玄字,不同的人告诉你,他背后的涵义不同,是一样的。
真君曰:“将吾的玉麒麟与你骑;又将火龙标带去。徒弟,你不可忘本,必尊道德。”
在《封神演义》里有一个特点,凡是做师父的告诫哪个弟子,这个弟子都修不成。元始天尊教诲姜子牙说:“谁叫你都别回头。”姜子牙他说:“是,师父。”我们后面会看到其他一些人,只要他师父一这么说,就麻烦了。
我以为在道德真君的眼里,他自己不一定那么清楚,但是他自己生命内在有一种感受,就得嘱咐一下弟子。一嘱咐,其实这弟子就不是百分之百的成,他担心嘛!不担心怎么会嘱咐!但他为什么担心呢?有时候是说不出来的。
黄天化曰:“弟子怎敢?”辞了师父,出洞来,上了玉麒麟,把角一拍,四足起风云之声──此兽乃道德真君闲戏三山、闷游五岳之骑。
做师父的都满厉害的,这些弟子下山都满心疼的,都把自己的宝贝给了他们。但同样也都是命运啦!
黄天化即时来至西岐,落下麒麟,来到相府,令门官通报。“启丞相:有一道童求见。”
黄天化上殿下拜,口称:“师叔,弟子黄天化奉师命下山,听候左右。”
黄飞虎曰:“此童乃青峰山紫阳洞清虚道德真君门下黄天化,乃末将长子。”
子牙大喜:“将军有子出家修道,更当庆幸!”
且说黄天化父子重逢,同回王府,置酒父子欢饮。
黄天化在山吃斋,今日在王府吃荤,随挽双抓髻,穿王服,带束发冠,金抹额,穿大红服,贯金锁甲,束玉带,次日上殿见子牙。
因为黄天化喝酒,就污辱了道门;他一穿上官服(忘本),反而失德了。这就是黄天化修不成的原因。道德真君感悟到自己的弟子有麻烦了。
子牙一见天化如此装束,便曰:“黄天化,你原是道门,为何一旦变服?我身居相位,不敢忘昆仑之德。你昨日下山,今日变服;还把丝绦束了。”
你是修道的,不是普通人,你怎么一回来就穿上将帅之服了——将帅无论他多高,他都是普通人、凡夫俗子——这叫做“忘本”了。所以黄天化修了半天根本就不灵。是他人心没有去净,忘了道德。也就为他后面奠定了基础。
天化曰:“弟子下山,退魔家四将,故此如将家装束耳。怎敢忘本!”
子牙曰:“魔家四将乃左道之术也,须紧要提防。”
天化曰:“师命指明,何足惧哉?”子牙许之。
黄天化上了玉麒麟,拎两柄槌,开放城门,至辕门请战。四天王正遇丙灵公。
“丙灵公”是指三山的神。三山五岳,是仙山。而四大天王跟凡间最近(你一进佛家的庙,首先看到的是四大天王),那三山之神(丙灵公)有修行在其中,所以四个天王遇见了丙灵公就完了。
不知胜败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 ◇(待续)

详情

酒泉哪有洗小头的 Copyright © 2020

凯里哪有特殊服条 酒店前台可以叫按摩吗 精油推背都会飞机吗 精子的味道 酒店前台夜班很乱
开封宋城路男人玩地方 酒店前台说话技巧 揭阳如何叫到鸡 加姐姐微信号看下面 加微信看b